明出没有空间的天堂。.   无论我呼唤你的大名还是乳

时间:2019-08-16 作者:admin 热度:
歌 
  无论大事小事最终化为乌有,而不甘心的音乐白白发明出没有空间的天堂。. 
  无论我呼唤你的大名还是乳名,都有众多的女人回头,我就从她们身上认出体。 
  无声的声明,向着长途汽车土:所有的乘客:别碰我,我是坏蛋! 
  无数千傍晚他酒气熏天穿街过巷。他谩骂自己,别人以为他在谩骂这时代的天堂。他贫苦的父亲、羞惭的父亲等在死胡同里,准备迎面给他一记斗光。 
  五 
  五、《七克》残页 
  五、关干我对事物的亲密感受 
  五、要是你生活在昨天 厉害,这种写作没法与生活相对称,所以开始尝试着新的写法,以前的那些形式就不要了,但是语言的质地肯定还得要,这就是《致敬》。这首诗写得比较零散,有些部分是很完整地写的,有些部分是作的笔记,写着写着,哎,我就觉得这种方式可以容纳更多的生活经验。在写《致敬》的同时,我还写了《近景和远景》…… 
  西:互相--破,你会发现,《芳名》里的"你",实际上不是一个具体的人,我把她写得好像是一个女人,其实是以往的经验的一个集合…… 实际上其中有一节写的是我妈,"要是"什么的,我记不清了,是我母亲给我讲的她小时候的事情…… 那里面,有些描述,都只是一般性的描述。还没有特别的…… 
  西:结尾的时候,我希望有个总结,所以实际上有点"重蹈覆辙"。否则的话一直结束不了,那个东西实际上也没法结束。就是芸芸众生,每一个人的小传。 
  西:就是这个意思。 
  西:句群,我现在还是有句群。 
  西:肯定已经预示了后来的变化……但是我自己觉得对我来讲一个很明显的变化还应该是92年。接着刚才的话说,《近景和远景》写的是理性方面,但那又不是真正的理性,我当时写的是一种假理性,所有那些名词下面的段落,好像是对于这个名词的解释,但都是我自己的胡解释,完全是我个人强加给它们的,所以那个东西是个假理性…… 写完《近景和远景》和《致敬》以后,我有了一种成精的感觉。以前老想成圣,赋予诗歌以神圣性,后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往这方面走,反而成精了,变成了牛魔王。这时候我就觉得在写作能力上获得了一种解放…… 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可以写了,这对我来讲是一个进步。 
  西:肯定有关系,而且我关注那个事情,就是女人…… 
  西:另外还有一个,肯定不是说你写的特别像以前曾经存在的大师那样就叫好。我想肯定有个人判断在这里面,它必须与别人的判断衔接。 
  西:没事没事,咱们老朋友,无所谓! 嘿嘿,你能不能让我见一下赵朴初呵,我有什么本事,我都没见过赵朴初!--就是这种东西,在当代社会很普遍,就是他已经不再理解"伟大''这个概念,他理解的就是"成功"这个概念。当然我们说到伟大这个词的时候,脑子里更多的是19世纪的概念…… 这种现象要是在西方追溯源流,大概跟马丁·路德对圣经的翻译有关系。本来圣经只有牧师能读,懂拉丁文的人才能读,自从圣经有了世俗文字的译本以后,每一个人都认为他可以直接与上帝交谈,这时候完全没有了标准。 
  西:没有连贯性,在结构上只有大的布局--每隔三个人物就是一个我瞎编的人物,我注明"身份不明"的都是我瞎编的,但其他的那些人都有原型,只是有的我把他们变得很厉害,看不出来了。 
。必要的安静,为了听到天堂裹的道德之风,而本地的理想主义者只剩下害羞。 
  最博学淹通的人却要绝圣弃智 
  最不该卿卿我我的人常驻温柔之乡 
  最称道酒神精神的人,尼采,尼采 
  最懂艺术的人只允许自己偶然吟哦 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